发布时间:2018-12-05 09:57??????点击量:72

  交汇点讯 “关于科技创新,我曾经提过两条建议:一是要有超前的眼光和超前的意识,进一步解放思想,更大力度地引进医学领域的高端人才,打造一批在全国有特色的重点专科。二是加快推进分级诊疗工作,让常见、多发病留在基层就诊,大医院应集中精力攻克疑难杂症。”中国工程院院士、江苏省人民医院肝脏外科研究所所长王学浩教授说。

  老师希望他能做中国的肝移植之父

  1965年,王学浩从南京医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毕业后分到了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工作。白天看病、做手术,夜里经常参加急诊,其他有空时间王学浩都在看书。他家十几平的屋子里,到处都是书。他怕影响妻子和孩子休息,走廊上、医院的小图书馆、病区医生的值班房等等,都是他最常看书的地点。

  1983年,王学浩作为公派留学生,来到美国匹兹堡大学医院世界肝移植中心进修,师从肝移植之父Starzl教授。他跟随老师在手术台上常常一呆就是八九个小时,有时连续工作两三天,48小时不睡觉也是常事。“刚开始我打下手,后来技术被认可了,做到第一助手,外出取肝源的时候还能做取肝手术。”

  两年期满,导师跟他说,希望你回国后做中国的Starzl。导师的期望他铭记在心,但肝移植手术是一项精细而浩大的高难度生命工程,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容有丝毫闪失,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都还不具备开展肝移植手术的土壤,所以他肝移植的梦想,暂时地蛰伏下来,直到十几年后才实现。

  机会终于来临。1995年1月5日,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手术室里躺着的是席爱梅和她患有晚期肝癌的丈夫。三十多岁的她决定捐肝救夫。王学浩带领他的团队为席爱梅夫妇手术。术后席爱梅康复地非常顺利,她的丈夫术后前几天也恢复良好,显示新肝已经存活。“尽管术后两周病人因特殊情况不幸去世,但通过这个短暂的临床实践,表明我们已经具备了做活体肝移植的初步条件,只要我们不断努力,活体肝移植一定能在中国大陆实现! ”

  “世界肝癌病人一半在中国,我们必须努力”

  过去,我国是乙肝大国,肝炎和乙肝病毒携带者最高峰时高达10%左右,随着乙肝疫苗普及免费接种,儿童和青少年中乙肝病毒携带者比例大大下降。“乙肝-肝硬化-肝癌”三步曲。“世界肝癌病人一半在中国,我们必须努力”王学浩院士介绍说,我国每年新发肝癌患者44-50万,占全球新发人数的50%-54%。

  2005年,“中国活体肝脏移植研究所”正式落户江苏省人民医院。“以王学浩教授为首的活体肝移植团队‘最能体现’三个‘最’——国内活体肝移植做得最早,供体安全最高,手术质量也是最好。”揭牌仪式上,汤钊猷院士这样评价道。

  “我昨天刚刚做了两例肝癌切除手术,目前病人都已经清醒了,正在良好恢复中。”王学浩说,肝癌治疗,目前世界公认的首选方法仍是手术切除;如果是复发病人或不能做手术的病人,首选肝移植;如果上述两种方法都不行的话,再考虑介入、射频消融等方法。

  作为我国大陆活体肝移植领域的开拓者,王学浩院士和他的团队这些年来不仅拯救了成百上千的肝癌病人,他还将活体肝移植技术向全国20余个省市推广,填补了我国肝脏移植领域多项技术空白。

  王学浩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他为一例肝癌患者做了瘤体切除手术,病人至今已经存活32年;而他做的肝移植患者,最长的已存活18年,“到现在每年还过来复查”。2016年,省人民医院还邀请了来自全国各地曾在该院接受过肝移植手术的300多位患者一起“回娘家”,引起全国媒体争相报道。

  期待更多的人加盟器官移植事业中来

  经过30多年的不懈努力和奋力拼搏,王学浩院士引领的肝胆中心已发展成为以活体肝移植为技术特色的、国内有重要影响力的肝脏移植中心,创造了多项世界记录和全国记录,为活体肝脏移植在我国深入发展起到引领和推动作用。

  肝癌病人多、等待肝移植的病人多,遗憾的是肝源严重不足。 “我们院每年等待肝移植的病人有400-500人,但每年成功移植的只有100-120人,去年只移植了90多例。”王学浩说,以前我国移植器官主要来自死囚犯,2015年后,器官移植主要来自公民自愿捐献,目前这个难度比较大。

  “对于脑死亡患者而言,他可以捐献出心脏、两个肾脏、一个肝脏、两个肺脏和两个角膜,这样一算,至少可以让五六个病人受益。目前全国每年成功进行器官移植的约有1万人左右,但有150万病人等待移植,许多病人等不到器官去世了。”

  “捐献器官是一项崇高的爱心事业。一定要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人了解、参与这项事业中来。”王学浩说,许多患者甚至不知道器官是怎么一回事。省人民医院专门成立了器官移植办公室,目前有7-8位协调员全省各地医院做巡回宣传、劝说工作。

  要加强创新能力,不惜重金打造一批重点学科

  王学浩说,近年来我省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像江苏省人民医院这样的三甲大医院,对肝癌等疑难杂症,从诊断方法到治疗方案、到康复训练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一点也不落伍。许多医生开刀水平甚至超过了国外同行,因为我国人口基数大,病人相对来说比较多,中国医生动手术的机会比国外多。

  “当前我们国家虽然临床水平不比发达国家差,但基础研究仍然比较薄弱,许多新技术新方法都是西方国家发明创造的,中国医生再跟进学习得来的,原创的东西不多。”王学浩说,比如早在1963年,美国就在全球开展了首例肝移植手术。1989年,巴西报道了世界上第一例活体肝移植手术。

  王学浩认为,江苏GDP虽然已经排到全国第二位了,但江苏医疗领域整体实力不突出,仍排在全国第十几位以后,各地方、各级医院水平参差不齐;重点学科、重点专科、高端人才数量偏少,与经济、文化、教育大省地位不相称。器官捐献数量、移植数量等与广东、浙江、河南等比都有差距。

  王学浩目前还担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器官移植临床重点专科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临床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肝脏移植重点实验室主任兼学术委员会主任等职务。教学、科研、实验、出访……各项工作排满了他的日程,但有一件事是雷打不动的——每周一上午他要亲自上门诊接待病人。

  今年8月1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首个“中国医师节”庆祝大会上,他作为获奖者,代表全国400万中国医生,发出了坚守职业精神的倡议,“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全国400多万医师,护佑着13亿多人民的生命健康,让全国人民的平均寿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着实了不起,全社会应当形成尊医重卫的浓厚氛围。”作为医生,也需明白自己的职责,“名气再大的医生,他的首要职责仍是治病救人,给病人看好病。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就要时刻把病人放在心上,医生永远要把病人利益放第一位!

  交汇点记者 仲崇山

来源:新华业报网